<acronym id='zfrb'><em id='zfrb'></em><td id='zfrb'><div id='zfrb'></div></td></acronym><address id='zfrb'><big id='zfrb'><big id='zfrb'></big><legend id='zfrb'></legend></big></address>
  1. <tr id='zfrb'><strong id='zfrb'></strong><small id='zfrb'></small><button id='zfrb'></button><li id='zfrb'><noscript id='zfrb'><big id='zfrb'></big><dt id='zfrb'></dt></noscript></li></tr><ol id='zfrb'><table id='zfrb'><blockquote id='zfrb'><tbody id='zfr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frb'></u><kbd id='zfrb'><kbd id='zfrb'></kbd></kbd>

    <code id='zfrb'><strong id='zfrb'></strong></code>
    1. <ins id='zfrb'></ins>
      <fieldset id='zfrb'></fieldset>

    2. <span id='zfrb'></span>

        <i id='zfrb'><div id='zfrb'><ins id='zfrb'></ins></div></i>

      1. <dl id='zfrb'></dl>

        <i id='zfrb'></i>

          青禾不忘北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18身份证号码_18岁末禁止免费观看一分钟_18岁末年禁止观看

          <[1]他究竟被退瞭多少次?>

          現在暑假工作不好找,不是服務員就是流水線工人,邢貝貝高考結束後便去瞭父親的駕校打工,老爸控場,邢貝貝工作,工資四六分。

          上個月過完生日,邢貝貝正好年滿十八歲,是今年暑假第一批學員,也是這批學員的代教練。

          邢貝貝從初中開始就在駕校兼職瞭,盡得邢父暴風驚雷式指導風格真傳,細胳膊細腿的,戴頂寬沿小草帽,一嗓子吼出來全場無人能及。

          “方向盤往左打,再打!踩油門,用力,沒吃飯嗎?給我用力!”邢貝貝站在一輛教練車外指揮。

          “砰”的一聲巨響,車子沖上一旁的沙堆,掙紮般地搖晃瞭幾下之後,徹底歇菜。

          車門被打開,爬下來一個高個男人,那個男人很年輕,皮膚白凈,戴著無框眼鏡,斯文又俊秀。

          可是長得好看又不能當飯吃,短短兩個星期,這已經是周青禾第三次把車掛到沙包上去瞭。這麼多年,邢貝貝真是第一次遇到能把車練成這樣的年輕人。他還是大學生呢!

          邢貝貝忍無可忍,這天傍晚,她把周青禾叫到無人的休息室,拿出一沓學費和他之前填寫的一些表格: “你走吧,錢退給你,我教不瞭你。”

          周青禾冷靜地拿著檔案袋,沒有去接學費。他靜默瞭一會後,拉開自己的背包,從裡面掏出五百塊錢,說: “這是辛苦費,如果拿到駕照,再支付另一半,我非常希望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你能繼續教我。”

          他究竟被退瞭多少次,怎麼整天把賄賂款帶在身上?邢貝貝咳瞭一聲: “這不好,我爸會抽死我的。”

          周青禾立刻接道: “不會再有第三個人知道。”

          邢貝貝忽然對他產生瞭一點點憐憫,不過確實不能額外收錢,這是駕校規定,被發現後會有嚴厲處罰。

          “算瞭,把錢收回去,記得明天準時報到。”邢貝貝嘆瞭一口氣,認命地把包袱重新甩回到肩上,然後在將來的一個月裡一直後悔啊後悔。

          這天,邢貝貝罵累瞭,坐在副駕駛位拿起周青禾準備好的青梅綠茶喝瞭一口,又拆開一包薯片嘎吱嘎吱咬起來。 說周青禾做事周到,不如說他會做人,可邢貝貝就不明白,這麼聰明的人,怎麼一握上方向盤就跟根木頭樁子似的呢?

          邢貝貝惋惜著,順口指揮瞭一下: “看到桿子上那個點瞭沒?上坡的時候到那裡就該慢慢松離合器,同時踩剎……啊啊啊啊啊——”

          話音未落,車子瞬間熄火,往坡下溜去,一袋子薯片全撲到瞭邢貝貝胸口。她猛地踩下副駕駛位的剎車,由於偷懶沒系安全帶,腦袋一頭撞上擋風玻璃。

          平時不管邢貝貝怎麼狂風暴雨都淡定自若的周青禾這回也有點被嚇到。他傾身過去捧住她的腦袋,撥開劉海,看到上面紅瞭一片。

          邢貝貝捂住額頭,不讓他碰自己,抹著眼角的淚花:“周青禾,我前世肯定欠你一大筆錢。”

          <[2]你要把我愁死啊>

          教練工資與學員考試通過率掛鉤,若某個學員戰線拉得太長,教練就會有被扣工資的風險,邢貝貝希望盡可能第一次就搞定周青禾這個刺兒頭。

          所以,在大部分人都練得差不多時,邢貝貝增加瞭周青禾的訓練時間。

          半個月後便是考科目二的日子,前一天先熟悉場地,考試當天抽簽,每個學員都可以在場內試駕一兩圈。

          邢貝貝手下的幾個學員練習時狀態挺好,就一個女生緊張瞭一下。當然,周青禾除外。

          s道出線、上坡熄火,倒車入庫勉強完成,周青禾的試駕結果可謂慘烈。

          和周青禾相處也有段時間瞭,別看他總端著一副百毒不侵的模樣,其實心裡也是焦慮的,小動作騙不瞭人,邢貝貝發現他不時用大拇指摩擦方向盤內側。

          “這樣吧,你們接著練,周青禾跟我下車。”邢貝貝打開車門。

          邢貝貝慢吞吞地往前走,周青禾跟著她走瞭幾分鐘後,問道: “有什麼事嗎?”

          “你記憶力好嗎?”邢貝貝問。

          “還可以。”

          邢貝貝嘆瞭口氣,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雙手背在身後,連聲道: “愁死我瞭!看樣子,對你隻能用最蠢的辦法瞭。”

          似乎是對“最蠢”這個形容詞不怎麼滿意,周青禾破天荒皺瞭一下眉頭。

          邢貝貝從小學開始就常跟著父親跑考場,abcdef幾個場地都熟悉得不得瞭。一般來說,一個人剛開始學車是通過參照路線周圍幾個固定的“點”來降低失誤率的,不過考試場地肯定不會幫你把“點”標出來。

          “看到樹下那棵深紅色的雜草沒有?一旦左前蓋遮住這個‘點’,就是打方向的時候……”這是邢貝貝經過多年跑考場,自行摸索出來的經驗。每個場地將近二十個點,共有六個場地,其需記憶強度之大,嗯,希望周青禾自求多福。

          邢貝貝帶著周青禾逛完六個場地,累得要死,坐在路邊休息: “記得住嗎?”

          周青禾“嗯”瞭一聲,邢貝貝都懶得懷疑,自動腦補他兩隻眼睛轉成瞭蚊香蛙。

          猜你喜欢

          狩獵神話傳說

          古時候,人們用樹葉遮身,喝的是生水,吃的是生肉。那時,樹木也有眼睛、嘴巴、手,人們上山打獵,樹木會幫人尋找野物,把野物打死瞭許多。獵神見他管的野物打死太多,在觀音的幫助下,讓人

          2020-05-27

          老師,我最近為報啥專業發愁呢

          一年一度的高考開始瞭,考完不得報志願嘛,同學跑老師跟前說:老師,我最近為報啥專業發愁呢?老師:那你想學啥專業?同學:我想學讓人眼前一亮的專業,duang~~~老師:那你學電焊去

          2020-05-27

          我很好,隻是弄丟瞭你

          一 遇到藍莓之前,梁子覺得愛情就像鬼,聽過的人多,看過的人少。 梁子英俊,還是個“富二代”。他的女朋友出瞭名的多,可是愛這個東西,他

          2020-05-27

          感人短篇愛情故事:蘋果男人

          他第一次見她,覺得這個女孩怪有意思的。她坐在公圓的椅子上,啃著一隻蘋果。果皮被她啃得東一塊西一塊的。他不禁一心裡笑,原來還有這樣懶的女孩,連蘋果皮都不削。沒有想到會認識她,卻認

          2020-05-27

          第三者的第三者

          1一個女人在離婚三年後,還不能接受其他男人的示好,無非有兩點:一是不再相信男人的感情,恐懼婚姻;二是還對舊情念念不忘,不能釋懷。而此時的我,因為陳裡的突然造訪,竟然有種不能抑制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