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y2uax'><em id='y2uax'></em><td id='y2uax'><div id='y2uax'></div></td></acronym><address id='y2uax'><big id='y2uax'><big id='y2uax'></big><legend id='y2uax'></legend></big></address>
    <fieldset id='y2uax'></fieldset>

      <code id='y2uax'><strong id='y2uax'></strong></code>

        <i id='y2uax'><div id='y2uax'><ins id='y2uax'></ins></div></i>
        1. <tr id='y2uax'><strong id='y2uax'></strong><small id='y2uax'></small><button id='y2uax'></button><li id='y2uax'><noscript id='y2uax'><big id='y2uax'></big><dt id='y2uax'></dt></noscript></li></tr><ol id='y2uax'><table id='y2uax'><blockquote id='y2uax'><tbody id='y2uax'></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y2uax'></u><kbd id='y2uax'><kbd id='y2uax'></kbd></kbd>

            <ins id='y2uax'></ins>
            <i id='y2uax'></i>
            <span id='y2uax'></span>
            <dl id='y2uax'></dl>

            每一個初夏的黃昏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18身份证号码_18岁末禁止免费观看一分钟_18岁末年禁止观看

            後來,江喜真仔細思考過這個問題,也許當時是喜歡的吧。畢竟年少的愛太淺薄,動心和愛慕都很容易,僅僅一個燭臺就能夠讓她對他改觀,但是喜歡和愛之間,又存在一座喜馬拉雅山的距離。

            1

            江喜真從十二歲開始住在華洋路257號一棟舊式兩層別墅裡,院子裡有三棵並列的沙棗樹,從院墻裡冒出頭來。

            那是她第一次遇見原初夏。那時已經秋天,他來偷棗,在院墻上努力用手勾探樹枝,一副光明正大的樣子。也許是不小心被勾傷瞭臉,在臉上留下瞭一條淺長的傷口。

            江喜真跑過去學著外公那樣搖晃樹枝,紅透的棗子落瞭一地,她捧在手心裡,踮起腳尖遞給他。騎在圍墻上的原初夏怔瞭怔,沒有拿棗,跑瞭。

            倉皇而逃的原初夏想,這個女孩不太正常,不喊捉賊,反而幫著小偷。後來大概也覺得沒什麼臉面,原初夏再也沒去過。

            九月開學以後,江喜真作為新生入學,七十多個人的教室裡,她一眼看見他,才知道他叫原初夏。而他的眼神閃躲不敢看她。

            直到一周後,原初夏才第一次跟江喜真說話。他突然湊到她的桌前,說:“原來,你是個正常人啊。”

            江喜真沒反應過來,她隻看著原初夏的臉。九月的陽光透過茶色玻璃打在他臉上,有一種膠片的質感,淺褐色的瞳孔像是裝滿瞭秋天。

            原初夏也打量著眼前的少女,不算特別好看的那一類,甚至有些寡淡。通過這幾日的觀察,發現她不像班上其他的女生三五成群,混在一處,跟男生嬉鬧,安靜得仿佛不存在。

            上課鈴聲響起,江喜真猶如夢中驚醒,原初夏已經回到座位。

            原初夏一直想問而沒問出口的是:江喜真那天為什麼會送棗給他?

            而江喜真想的是:她什麼時候能跟他同桌就好瞭。

            2

            然而兩人的關系又像是偷棗那日般,戛然而止。

            他們沒能同桌,沒能成為朋友,甚至都沒有多說過幾句話。初中是個讓人小心翼翼的年紀,似乎沒有交集的男女生,多一個眼神都會覺得心慌不已。

            怯弱如她,驕傲如他,一晃便是三年。

            到瞭高中,命運似乎終於光顧瞭他們。高中九個班,幾百個學生中,他們卻成瞭前後桌,江喜真望著他潔白的襯衣領和一塵不染的肩頭,少女心恍惚地動瞭動。

            之後,她總是上課時望著他的領子走神,從“他是怎麼把襯衣洗這麼幹凈呢?”聯想到“他以後會喜歡什麼樣的姑娘?”

            然後,一節課就這樣過去瞭。

            這樣盯著原初夏後腦勺的其實不止江喜真一個,那麼多女生都明目張膽地談論著她們的大眾情人,可是原初夏第一個主動說話的人是江喜真。開始隻是隨口問她作業寫完瞭沒有,江喜真嚇瞭一跳,慌亂又倉促,但是在那之後,他們的交流就多起來。

            大概是因為前後桌吧,江喜真想。畢竟她並不是漂亮又矚目的女生。原初夏除瞭英文什麼科目都不好,江喜真問他為什麼那麼喜歡英語,他隻說,以後他想去國外看看。那目光裡仿佛有什麼是她看不懂的東西。

            江喜真垂下頭,雙手抵著下巴想,她隻想永遠都留在這個城市,國外有什麼好呢?後來又忍不住感慨為什麼世界要這麼大,許多人都會因此走散。

            那天放學後,江喜真聽說整個華洋路都停電瞭。她早早地吃瞭晚飯,卻發現蠟燭用完瞭,商店很遠又不想去買,隻好趁天黑前躲在被窩裡。

            雖然已經習慣瞭一個人生活在這偌大的別墅,但沒有燈還是會害怕。

            大約九點半的時候,外面傳來敲門聲。她戰戰兢兢地跑去開門,卻一個人影也沒有,隻是地上有一枚燃燒的燭臺,火苗被夜風吹得搖來晃去。江喜真拿起燭臺,望著那一盞如豆的燈火,隻覺得周身都明亮瞭,內心的恐懼也隨之消散。那一晚,搖曳的燭光晃啊晃,她很快就進入瞭夢鄉。

            第二天自習課,江喜真聽見有人問原初夏昨天那麼晚跑到停電的華洋路幹什麼。

            江喜真頓時心跳如雷,看瞭一眼他的背影,隻聽見他輕松地說:“沒幹什麼。”

            江喜真想起昨晚那盞燭臺,心裡溫熱。其實昨晚她就猜到瞭,畢竟這麼多年來,原初夏是唯一一個造訪過她傢的人。

            高二下學期,班裡傳出瞭一些關於原初夏的流言。他們說他的爸爸是個瘋子,還進過精神病院。

            沒有人知道真假,但是原初夏的身上卻真的時常能看到一些傷痕。圍在他身邊的女生散去瞭一些,有同學提醒江喜真,沒準精神病是會遺傳的,讓她離他遠一些。

            江喜真一點兒也不覺得害怕,隻是心疼他。

            她和原初夏現在已經算是朋友瞭,偶爾聊天,偶爾借東西,偶爾一起回傢。

            班上有人鬧著玩過傢傢似的矢志不渝,而在男生大言不慚地說要和女生在一起一輩子的時候,同桌溫小莘問她是不是也對原初夏有好感,她條件反射地搖頭,但心裡好像又有一個聲音在否定。窗外好似有什麼光亮暗淡下來,她沒有察覺。

            溫小莘說,如果有意思就要說出來,不然原初夏這麼受歡迎,遲早會被其他女生搶走。

            後來,江喜真仔細思考過這個問題,也許是有的吧,畢竟年少的愛太淺薄,動心和愛慕都很容易,僅僅一個燭臺就能夠讓她對他改觀,但是喜歡和愛之間,又存在一座喜馬拉雅山的距離。

            猜你喜欢

            活佛轉世的傳說

            活佛轉世制度的創始人是噶瑪撥希,他佛法高深,神通非凡,深得元朝皇帝的賞識,曾得忽必列的兄弟阿裡不哥所賜黑邊帽,此帽保存至今。噶瑪撥希於1283年在楚佈寺圓寂,壽達80。在圓寂之

            2020-05-25

            曾是驚鴻照影來

            宋傢長女嫁做太子妃時,正值暮春時節,落英繽紛,爍爍芳華。送嫁的紅妝蜿蜒瞭十裡街,鋥亮鑼鼓敲敲打打,太子冕服乘輿,數百名侍者跟隨,浩浩蕩蕩地把人抬進皇城。且說這宋清歡自幼年始便拜

            2020-05-25

            愛情的禮物

            男才女貌,似乎是一種經典。但漂亮的素蘋,其學歷反而比丈夫高,當時,她第一次把男友帶回傢時,竟把自己母親嚇得倒退兩步。在傢人的反對聲中,素蘋義無反顧地跟瞭他,並歷經貧窮、政治迫害

            2020-05-25

            57雙帆佈球鞋

            我有57雙帆佈球鞋。這是我最豐富的收藏。大學畢業時去公司應聘,作正裝打扮。站在七厘米的高跟鞋上我產生高原反應,每一步走得氣屏心虛,還是剛進門就狠狠崴瞭一下栽將下來。考官中一位好

            2020-05-25

            幸福的配角

            初次見她,他便悄悄喜歡上瞭她。她高挑、開朗,不經意間沖他輕輕一笑,他的心便像風中的帆,幸福鼓鼓脹脹地快要溢出。她是那樣優秀,像一個高雅的公主,走到哪裡都能吸引所有驚艷的目光,而

            2020-05-24